简约的喧嚣

2021-05-11    随笔日志    【手机浏览本页】

长期生活在都市的我,只知道都市的纷争,却从没见过乡村的喧嚣。乡村的喧嚣不似都市那般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,更不似都市的夜晚那样流光溢彩,纸醉金迷。在没有月色的夜晚,更显简约。简约得只剩一点星光,一些声响。

星光来自夜空。夜空是铅灰色的,仿佛一张铁青铁青的脸。无数颗星星点缀其上,显得深邃而静谧。突然想起母亲曾说过的一道谜语:青石板,板石青,青石板上订银钉。谜底就是星空。当时,我觉得这个谜语很有底蕴。后来才知道,这并不是母亲的首创,而是千百年来民间文学的积淀。在这个无月的夜里,我躺在凉席上,双手枕于脑后,仰望星空,不免会对曾经痴迷过的民间文化,再度产生一种崇尚的心理;同时,胸中会涌起一股头顶北斗,脚踢南天的豪气。一时间,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勇武的军人,任何一个细微的场景都会点燃与生俱来的血性。仰望星空,我仿佛置身于茫茫的星海之中,拥有了一个灿烂的人生。夜空中,虽无皓月之明,但有一颗流星由西向东缓缓滑过。星光并不十分耀亮,只是忽闪忽闪地明灭着。若不用心观察,是很难发现它的存在的。流星虽不那么绚丽,但也给夜空带来了一线生机。我在猜想,或许它是一颗人造卫星。不然,它为何如此平直地运移于夜空,所过之处,犹如清风吹过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而大地,只是漆黑一片,隐隐约约可见附近山峦和树冠的轮廓。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,似乎不足以点亮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。那惨淡的星光,更如杯水车薪,远远不能使黑夜披上亮丽的外衣。

夜渐渐深了,耳边传来彻响的蛙声。流动的空气中,时时飘荡着它们无休止的骚动和暧昧,这使原本就宁静的夜晚顿时沸腾起来。风声,从树冠中飘落下来,似在地上打滚,紧一阵、松一阵的。蛐蛐的叫声,黑客般地侵袭着我的耳鼓,那些白日里潜伏下来的各种声响,在这一刻,似乎尽将自己的深沉暴露于天幕之下。而狗的叫声,更是此起彼伏,响若洪钟。听不出它们是在咬人抵触,还是在迎客。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一声狗叫,何以能引起全村的狗吠!尽管它们的项下各自拴着一条铁绳,但它们好像是心有灵犀,甚至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联盟!伴随着这些声音的哄然响起,一只猫头鹰突然从头顶掠过,瘆煞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。

我睡觉本来就不好,今宵更是彻夜难眠。整整一夜,我充其量就是打了一个盹。迷迷糊糊之中,我被第一声鸡叫惊醒,之后便再也无法入眠。天刚麻麻亮的时候,鸟声不断袭来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但我知道,白天与黑夜之间是没有明显界限的。那短暂的重叠,便似一条时光分水岭。在夜里,只有保持头脑清醒的人,才有可能洞察夜晚的真实。那些只知道贪睡的人,无疑是没有任何感知的。所以,山村之夜的喧嚣是用耳朵听来的,而不是用眼睛看到的。而我在不经意间,似乎窥听了整个山村的隐私。我知道,每种声音的质子都似一个游魂一般,各自记录着他们的喧嚣和状态。

天就要亮了,想在露天下补觉是断不可能的。因为睡觉也需要一种机缘。黑白交替固然有章可循、视听相杂也要顺其自然。在室外,鸟叫可以唤醒你,晨露可以打湿你。如果你能在这种环境下入眠,除非你疲惫已极,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。一个夜晚过去了,代替它的是一个新的黎明,而代替喧嚣的又不知会是什么!

我卷起凉席,迎着晨曦回屋休息。说不定,昨夜的喧嚣还会撞进我今日的梦里……



相关文章
热点文章